作者: admin1
查看: 1709|回复: 0
查看: 1709|回复: 0

代贴 为什么我会学佛——秋证

[复制链接]

1187

主题

1227

帖子

4063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063
admin1 发表于 2014-6-8 15:58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查看: 1709|回复: 0
标题:代贴 为什么我会学佛  秋证
作者:小妖(adsq12342000 )
时间:2003/04/05

为什么我会学佛 (1) 秋证

先声明,这不是瞎掰的鬼故事。
许多亲朋好友的眼镜都跌破了。“老吴会去学佛?那么铁齿的人;会不会弄错了?”大家异口同声地问这个问题。

自小受到父母亲的影响,总认为宗教是某些人用来统治众人心灵的工具。
看到医学院里同学参加各种宗教聚会,不期然地自心中冒出一句:“没出息,自己不独立,还找个对象来依赖。”所以亲朋好友都知道老吴几乎是个“无神论”者,所以说“几乎”是因为老吴在家里老母拜拜时也会随俗点个香。

当住院医师时在台北一个百年基督教医院工作;古老狭小的木造阁楼式的病房里,三天一值班的日子,对睡觉的地方是没什么好选择的;常常病人一扛出去,就吩咐阿嫂铺好新床单一躺下就去见周公啦。有人问:
“你不怕病人回来向你要床?”
“怕什么,这么重的人他扛得动,你们也可以看到空中飘人的奇景。”
这就是一贯的回答。因为平时说话又急又大声,加上这个“倒床就睡”的习惯,换得了“雷公”的绰号。

后来跳槽到台北另一家私人医学中心上班,当个小研究员,一样的每天忙得“没好夜晚”过,也是到处倒头就睡,而且专睡“不好空”(台语)的值班室---因为没人敢睡,一晚上只有一个人“自由”地使用值班室,着实睡过不少有美梦的时光。虽然也亲眼看过值班室的呼吸器风鼓在无人无电的情况下,自己上上下下动个不停,也不大惊小怪,认为是静电和机械惯性造成的。总之同事间我是个“铁齿”“雷公”。
事情的转机在南下到同一机构的分院任主治医师时。………….

为什么我会学佛 (2) 秋证

记得是当年的六月,也是一个晚上没合眼的急诊值班后,重感冒让我第二天拖着疲惫的身躯仍继续上班,时值月初交班,因主治医师人数不足,无法请假请人代替,只好接手加护病房的工作;脸挂双层口罩查房的日子让人实在快乐不起来。

也许是“时衰鬼弄人”吧;一位快转出到普通病房的心绞痛病人,突然到晚上又发生心痛,而且把他当道士时所用的令旗、令符、令牌等所有家当都排在床头。据说他看到对面病室一位先天性心脏病末期的小病人,去世前一个小时就有黑白无常拿链子拘人。同时值班医师在小病人去世前几分钟于睡梦中听到有人叫“叔叔!叔叔!快来救我!”一惊而醒,眼一张开紧急电话铃就响了。当晚的值班医师由午夜十二点急救小病人到天亮才宣布急救无效。这些事在第二天晨会报告时“铁齿雷公”当然将整个事件列为:“病人有加护病房精神病”;“值班医师工作压力太大”而结案。

可是事隔数天,又有急性胆囊炎合并败血性休克,但神识仍清楚的病人,抱怨有黑衣、白衣两个人走来走去,十分扰人,又有老婆婆跑到病床边卖青草茶。铁齿雷公也把它并入休克引起幻觉一类事件中。

同一时期一个一直找不到病因,但身体明显日益衰弱的病人要求换病床,理由是有两个人一直向他讨回病床,拗不过家属的要求,换了房间,但是病人还吵着仍被赶床,只好连夜换病床,但病人隔天就在没有任何预兆下死亡。

像这类事件在五个毫不相关,前后住院的病人发生七次,就算铁齿雷公的神经再大条,也不禁偷偷告诉自己“也许这世间真有其他空间的存在。”雷公从此也不太敢铁齿啦。………………待续

为什么我会学佛 (3) 秋证

事隔三个月,又轮到照顾加护病房。门诊时有人来电要求为一位远道外宾加号。既然是外宾,当然给挂号了;看到外宾时诊室门一打开,怪怪,跟进一堆随从,各色人种都有,这才知道外宾是位西藏高僧乌金祖古仁波切。

体检时只奇怪高僧平静清爽的神色和临床发现不能配合;应当是严重的心衰竭,竟能神色自若,谈笑风生。收住加护病房,发现其动脉氧指数才46,一般人指数低于60就昏迷啦,怎可能还盘腿端坐。

重测再重测,没错;高僧的胸部X光片尽管白茫茫一片,心脏超声波尽管看到一颗超级扩大而且不太收缩的心脏,动脉血氧指数尽管低得出奇,他还能和侍者闲话家常。

铁齿雷公真给开了眼界。最重要的是高僧的脸上除了清爽的微笑外竟找不到一丝苦楚,犹如无云晴空。(事后才知道高僧是世上现存四位“大圆满”成就者之一)

乌金祖古仁波切后来平安出院,临行前送一帧亲笔签名的病床合照,上题“嗡、阿、吽 梭哈”几个字,虽然仁波切开示了一大堆,可惜当年不上道,唏哩哗啦一阵,还是一头雾水。看到这几个怪的字,本着牛脾气到处找资料买书来读,就这样打开读佛书的习惯。
.......待续

为什么我会学佛 (4) 秋证

读了两年多,书还是书,雷公还是雷公,两者毫不相干,十分感慨,
当时记下数句:

道路坚艰,觅伴不可得
即使得伴上路,牵绊故
舍伴自行,犹是凡夫心性
即便舍却心、肝、肚,觅佛处处。

后来经人指点,学佛必需实修,也就是临床实习的意思。
经辗转介绍,随喜两天,参加水里莲因寺 忏云老和尚的佛七。
报到后住进禅房,当下心情轻快,竟有回到老家的感觉,
当即随口沾得数句:

山下种种皆成昨
不学神仙志成佛
鹧鸪随唱莲因寺
梵风送爽竹吟坡

如此一连三年参加佛七念佛,稍有觉受。但每次读《金刚经》后,
心中总有一股不能言喻的感觉,好像千斤重物镇压而身心无法动转。
………………

一九九六年二月,友人介绍一位像济公行径的仁波切,一时好奇,
随人去见 秋竹上师,当时见面的情况记在本子里,现抄录如下:

初,见仁波切,顶礼已。
仁波切问:“学佛几年?所学何门?”
答:“约五年有奇;以念佛为宗;初读楞严;继览金刚。”
仁波切曰:“汝亦读《金刚经》?且道来。”
曰:“有懂有不懂。”
仁波切曰:“懂者且道来。”
对曰:“就是不懂处,不能道。”
仁波切曰:“不要看《金刚经》!”
千钧石顿落。

次日,仁波切曰:“汝昨尚有疑,而今确定耶?”
对曰:“然”。
知仁波切为依止上师,为之雀跃二星期。
仁波切见喜形于色,曰:
“止、止、师令止不可止,自令止方可止,莫再狂喜,喜入魔。”

观“喜无由出,喜无由入”,自止。

这样我铁齿雷公,成了贝玛扎喜又叫秋证;走入学佛的不归路。

本文终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*滑块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